加入我们


加入我们:请直接发送申请材料到 jipengfei@zju.edu.cn




科研助理: 常年招聘科研助理,要求具有化学/化工、生物/生物工程、计算机/软件等专业的本科及以上学历。年薪待遇与浙大博士生相同。

本科生: 组内课题充足,欢迎优秀的本科生积极加入;毕业后将推荐有意愿的优秀学生到美国顶尖的高效深造,或者欧洲、日本以及国内的顶尖科研机构。

硕士、博士研究生: 组内名额充沛,欢迎保研/考研、直博/考博的同学申请。浙江大学化学系历年研究生招生信息点此链接

博士后: 因科研工作需要,向海内外招聘博士后4-6名。研究经历为有机合成、生物工程、生物大分子计算模拟、无机光谱等方向优先,亦考虑具有较强编程能力的青年才俊加入。感兴趣者请填写页尾表格或直接与我邮件联系。

聘期待遇:
1.工资及待遇面议,依据不同申请人的学士背景以及研究课题的依托平台而异,一般不低于30万,一半的博士后名额年薪最高可达40万。
2.住房:可入住学校博士后公寓,或选择获得住房补贴;
3.科研经费:课题组经费充足,并鼓励申请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等项目;
4.其他:人事关系转入浙江大学的学科博士后在站期间可申报学校专业技术职务评聘;人事关系进入学校后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3年及以上的博士后研究人员可申报学校高级专业职务资格。
更多详情参见浙江大学博士后主页



写给年轻的未来化学家的话:


过去的一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在伯克利做博后的过程本该是最为平静的科研经历,但是疫情在美国的蔓延严重冲击了美国大学里科研的正常运行。在家隔离的时候我反复回顾自己科学积累,思考未来的研究方向,比较中美两国的科技发展的未来。我因此而更坚定地选择回国工作,并坚定要在化学和生物的交叉领域做科研。

 

“国有成均,在浙之滨”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在决定回国前,导师建议我说,我的学历、研究成果和导师推荐信完全可以在美国顶尖高校找到位子,但是我还是下定决心要回国从事科研。一是因为我对美国社会和科研的现状充满了忧虑,二是我对中国科研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这个信心源于中国不断增长的科研投入,越来越高的学术水平。我也希望年轻的化学专业学子可以看到这一点。当然如果你想出国深造(读博或博后),我有足够的信心也会努力把优秀的你推荐到伯克利、芝加哥大学、华盛顿大学等世界顶尖名校;如果你想在国内深造,我相信浙大也将不负你的期望。浙大的运行经费连年排名全国前三,顶尖的科研成果层出不穷。

而且浙大位于人间天堂---杭州。第一次来杭州是大学毕业的时候,刚来我便爱上了这座集古朴与创新为一体的城市。杭州是长三角经济带上的一颗明珠,经济和科技的未来前景丝毫不愁。找工作的时候我把精力投入到了两个学校,浙大,以及浙大(哈哈,开个小玩笑)。如果你去玉泉校区逛一逛,便知道什么是古朴;如果你去紫金港校区逛一逛,便知道什么是现代。学校非常有钱,校区非常多,每个学科都有而且都很厉害,在学科建设上也锐意进取,为浙大老师和学生打造很高的科研平台。我们课题组也在利用多个不同的平台吸收资源,努力做最前沿的科学。

来杭州,有西湖满足你的审美和悠闲,有浙大实现你的价值和卓越。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刚刚毕业刚刚参加工作的我,年龄也才28岁,非常理解年轻学子所面临的压力。不仅要学历好看,毕业于双一流甚至顶尖的院校,还要跟对有实力的导师,更要发表有影响力的工作,还得要对研究领域有宽广而且深入的了解。否则未来找工作时,想做科研进不到好平台,去公司拿不到好待遇。各种考核标准也会经常改变。这都是摆在我们年轻一代面前的挑战。最为年轻的新晋导师,我希望我能充分的尊重学生,能够一直站在学生的身边,共同解决问题,共同实现卓越。在领域认识上自然要跑在学生的前面,帮你们看到更宽阔的前景;在求职的时候站在学生的身后,为你们提供强力的引荐和推荐;在面临具体的研究问题的时候,站在你们的身边,从头到尾排查问题,解决问题。我有的是热情。

我希望从课题组走出来的学生,也能在国内外(尤其是国内)顶尖的高校找到教职,成为未来科学的引领着。我是一个科学工作者,更是一名导师。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三者都要做到才是一个合格的“师”。导师都热爱“传道”,讲述人生哲理,高谈科学未来三十年发展趋势云云。我希望我能做到“授业”,在传授知识时不留秘籍,倾囊相授,让学生学到看家的本领,未来立业的根基;更要追求做到“解惑”,不是追求把学生逼到角落里,培养“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共同解决问题,因为我相信解决问题靠的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是充分调动多方位的资源并且集思广益。

真心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我们一起成长。一起爱化学这个中心学科,爱浙大的求是创新;爱华夏的厚重与深刻,爱杭州的古朴与现代。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我本科研究的是有机化学,探索钯催化的不对称偶联体系;博士研究的是催化科学和无机化学,探索多孔材料无机团簇的催化性能;博士后阶段研究的是生物化学,探索金属酶催化功能的化学转化。我深刻体会到学科的发展像一棵树的成长一样,由主干发出枝干,由枝干发出细支,由细致长出嫩芽。学科会发展并衍化,不会停留在原有的发展阶段或者学科逻辑上。单一学科的发展空间会逐渐收敛,在概念深化和学科交叉的过程中生长出新的领域分支。我庆幸我在接受科研训练的过程中保持着对不同学科的兴趣,并且勇敢地探索新的方向。在一个研究体系中,我利用无机合成的技术生长单晶,利用同步辐射的解析结构,利用催化科学的知识技能探索应用;在另一个研究体系中,我利用合成化学来活化金属中心,利用材料领域的复合生长来制备核壳材料,再利用工程技术搭建流动相催化体系;还有一个研究体系,我利用生物工程技术来表达蛋白,制备酶催化剂,将酶应用到过渡金属催化的反应当中,并利用计算化学探究反应机理。在我看来,科学研究不光是个“严肃”的学问,需要啃硬骨头,更是一个边学边玩的过程,充分激发创造力,不存偏见地广泛吸收多个领域的精华,从善如流,集腋成裘,一边玩新鲜的科学,一边做创新性的工作。

所以在招收学生还有招收博士后的过程中我也会保持相当的开放度。不光会招我很熟悉的领域方向里的学生,比如生物催化、无机化学、有机化学,更会留一部分位置招计算化学、生物医学、材料科学的优秀学生,让组里的每一个学生可以广泛的积累化学科学以及生物科学的方方面面,往小了讲可以玩得开心,往大了讲可以适应日益多样化的时代需求对科学工作者多学科知识积累和实践能力的要求。

 

生命科学问题越来越变成化学问题

曾几何时,社会广传“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这并不代表化学作为一门科学会被淘汰,因为生物体系中的核酸、蛋白、代谢中间体都是分子,都是由一个一个原子所组成的化学分子!生命科学的蓬勃,恰恰说明化学作为一门中心学科,其重要性会愈加凸显。对于一百多年前的孟德尔杂交实验,或者人类血型的发现,生命科学还不太需要化学的知识。但是自从沃森-克里克揭示遗传物质的双螺旋模型开始,一直到结构生物学蓬勃发展的今天,一个又一个生物分子的三维结构通过单晶衍射或冷冻电镜结构解析出来,清晰地展示在人们面前,生物的问题已经变成化学的问题。接下来,如何修饰或检测这些蛋白,如何根据蛋白结构设计小分子抑制剂,如何设计多肽类或寡聚核酸类药物,这都是化学问题。不懂化学则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束手无策,知其表而不知其里。所以越来越多生命科学领域的成果拿的是诺贝尔化学奖,比如2018年的抗体筛选噬菌体展示法,以及酶的定向进化;还有2020年的基因编辑的CRISPR系统。许多受到化学领域科研训练的化学家,Frances  Arnold, Jennifer Doudna, 华人里的谢晓亮、何川,反而在生命科学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我的博士生导师芝加哥大学的林文斌教授是个无机化学家,同时研究无机纳米材料的抗癌性能,发展了多个药物获批参与FDA临床试验;我的博士后导师UC Berkeley的John Hartwig发展的C-N键偶联反应被广泛应用于药物研发,斩获沃尔夫奖,他在人工金属酶的领域也取得了多个突破性进展;我的另一位博后导师Douglas Clark在极端条件微生物的蛋白研究领域取得了多项重大突破,从而入选美国工程院院士;我博后期间的合作导师华盛顿大学的David Baker是蛋白设计领域的集大成者,开发了Rosetta软件,并设计了多个功能蛋白。这些导师是我科研路上的领路人,我会继承发扬他们的学术传统,我将利用化学的知识解决生命科学的问题,或者利用生物学的工具解决化学的问题。所以不论你对哪个方向感兴趣,金属酶,蛋白设计,生物催化,仿生化学等等等等,或者任何其他生命科学与化学的交叉领域,都欢迎你申请并加入我们。




信息登记表
(还在犹豫?想约时间一起探讨科学?欢迎填表介绍自己)